×
您现在是机构身份登录的,您还可以注册用户,将能够实现个性化设置。
欢迎来到列国志数据库!繁體版|新闻资讯|文献资料 |学术研究 |大事纪年 |列国志研创力量|
分享到
| 登录 注册

罗雨泽:把握开放新形势塑造国际合作发展新格局

  十九大报告指出,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突出。

  如何深入理解这些深刻复杂的变化,准确把握现象背后的本质和规律,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这有助于我国冲破藩篱障碍,克服困难挑战,抓住战略机遇,在自身实现持续、平衡、协调发展的同时,塑造和平、和谐、安全、稳定的国际合作新格局。

  我国开放面临新形势

  一是全球化出现逆流。1947年关贸总协定签署后,提高贸易自由化水平,加强国际合作,融入世界经济体系,成为各国促进国内发展的重要战略取向。后以为继的WTO也发展迅速,成员从初创时的75个,发展到目前的164个。非歧视、互惠和优惠待遇等原则成为多边贸易制度的基石,开放、公平兼顾发展差异的理念赋予WTO较强的生命力。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化出现异动,一些矛盾隐患开始在长期主导国际经济秩序的发达经济体中积聚发酵,近期集中爆发,英国脱欧,美国公开奉行“美国优先”战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等“去合作”事件频出,孤立主义、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声音增强。全球化仍是大势所趋,但近中期如何演变,仍充满不确定性。

  二是全球治理体系亟待变革。“一超多强”是冷战结束后世界基本政治经济格局,美国一直扮演着政治秩序、经济治理双重主导者角色。时至今日,以现价美元计的美国经济总量仍居世界首位,其军事实力、创新能力独领风骚,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突出,其战略调整和系列举措引发强震:对全球治理的态度由积极引领走向排斥废弃,废除TPP,终止执行《巴黎气候变化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藐视威胁WTO;美国在区域与双边层面也采取了更加激进的策略,与伊朗、朝鲜之间的矛盾呈激化升级态势。美国在承担全球治理责任、义务方面的战略性收缩以及在捍卫自身利益、地位方面的激进举措,一方面可能引发其他国家效仿,另一方面也可能招致“以牙还牙”的反制,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都无益于国际秩序的稳定。

  三是国际产业布局酝酿突变。比较优势和产业梯度转移理论曾是解释国际分工和产业布局的核心理论,对现实具有较强的解释力。而今,在国家战略大幅调整和技术快速进步的双重影响下,国际产业布局和发展“乱象”频出。比如,发达国家依托机械化、人工智能欲重振制造业,向原来劳动密集型生产环节回归延伸;发展中国家的龙头企业将研发中心、设计中心设置于发达国家,以紧跟技术前沿;内陆国家、地区依赖互联网建设贸易中心、结算中心和发展高端知识型产业;高铁等交通运输技术、冷链物流技术有望破除“内陆锁定”,重塑产业地理布局;纳米科技、虚拟现实、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正在大大拓展和提升人类活动空间和改造自然界的能力。随着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产业调整的路径更加多元化,转移、升级和新业态培育既是不同选择,又相伴而生,相互促进。“再工业化”可能不仅是一个国家战略选择概念,也可能成为一种工业化新形态,对后工业化形成革命性替代。

  准确认识新形势

  一是深刻认识时代的复杂性。我国进入新时代,综合国力、国际地位、世界影响显著提升,主要矛盾发生变化。从全球范围内看,仍是多种“时代”并存,既有尚未解决温饱问题的广大发展中国家,也有经济高度发达但文化冲突激化、社会分裂加剧的后工业化时代;还有一些国家和地区处于政局动荡、战乱频发的野蛮时代。在如此复杂的全球化背景下,推进国际合作、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需要我们克服诸多困难和障碍。开放是我们的基本国策和持续发展的宝贵经验,包容是我们开展国际合作的基本理念和价值观,坚持开放、胸怀包容,有助于我们战胜各种挑战。

  二是抓住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本质。全球化从生产、消费的角度而言可以发挥各自优势,互通有无,优化资源配置,实现互补发展和福利提升。但从分配角度看,却存在多种可能性,有可能基于平等公平原则,互惠互利;也有可能基于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在一国内部,也会面临有些群体受益、有些群体受损或者有些群体受益多、有些群体受益少等状况。回顾过去的全球化,多是市场导向,重效益而轻公平。WTO之后的全球化,从国家层面讲,实际总体上是多赢的,但主观上,除我国持有比较客观的立场外,许多国家则认为,遭遇了损失和冲击,发达国家只看到引发了低端劳动力失业,而未看到其跨国公司巨额的利益攫取和国民普遍享受到物美价廉的商品。发展中国家认为,付出环境代价、辛苦的劳动却赚了少得可怜的增加值,对其劳动力资源的充分利用、技能提升和产业成长方面的作用评估不足。这些负面看法是滋生孤立主义、民粹主义、保护主义的土壤,反映在全球治理中,就会出现情绪化决策。我国主张新型全球化,需引导世界树立全面综合的全球化和全球治理观。

  三是洞察产业发展核心竞争力和主动力。新一轮技术革命、产业革命、商业加快孕育,产业发展加速转型,福特流水线模式、丰田平台模块化模式、苹果制造外包模式均面临挑战和冲击,消费生产和设计的定制化、智能化、分布化、互动化渐成趋势,供求衔接无缝化、消费理念个性化既对传统生产商业模式形成挑战,也为转型发展带来新机遇。产业是国强民富的根基,新一轮产业竞争已拉开序幕。面对技术、产业革命和国际竞争,我们要成功应对挑战、抓住机遇,实现产业升级,提高国际竞争力,必须抓住核心和关键,对我国当前而言,产业转型发展的核心在创新,关键在人才。在国际竞争日益加剧、保护主义愈演愈烈的背景下,靠从发达国家引进先进技术已是奢望,必须走以我为主的创新发展道路。能否培育好、用好创新人才成为我国在新一轮产业竞争中取得成败的关键。

  顺势、造势塑造国际经济合作新格局

  十八大以来,经过大胆探索和改革,完成了新时期开放发展的基本布局,全面开放型经济体系初现雏形。国内11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分布在东中西部,6个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布局于东西南北开放薄弱地带,郑州、重庆等内陆开放高地异军突起,边境经济合作区、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取得明显进展。“一带一路”倡议叫响全球,成为主要的区域乃至全球经济合作的重要框架。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提出必须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为我们今后的开放发展明确了目标、指明了方向。我们应既要顺势而为,又要发挥大国优势,主动造势,以做好自身发展促进别国发展,以帮助别国发展实现自身发展。

  一是脚踏实地做好自身发展。聚焦新时代主要矛盾,遵循五大发展理念,锐意改革,稳中求进,因地制宜,扬长补短,持续释放改革红利和发展活力,着力打造海陆统筹、东西双向协调互动的国内发展大格局。

  二是积极宣传新型全球治理观。“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四年实践,不但开创了开放的区域经济合作新模式,而且为新型全球化提供了理念参考,秉持开放包容、平等合作、互利共赢、互学互鉴是全球化持续前行的基础和必要前提,共商、共建、共享的“三共”原则可作为未来区域合作和全球治理的基本工作方法。

  三是打造以我国为中心的全球性新型产业生态体系。新时期我国布局发展产业,要综合运用开放合作和创新引领思维,继续加大研发投入,完善内部激励机制、合作机制、协调机制,改善“双创”环境,依托“一带一路”,广交伙伴,完善产业布局,推进协同创新,由点成线,拓线成廊,接廊成面,打造全球性新型产业生态体系,为中华民族复兴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奠定经济基础。作者: 罗雨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综合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分享到: